[創造價值顧問 李東昇的說明]『價值的正義』與『正義的價值』大家知道嗎?

『為了正義願意犧牲利益』,這就是『價值的正義』
『因為正義而感受到利益』,這就是『正義的價值』

價值經濟(經濟3.0)與傳統經濟學派(例如亞當斯密或凱因斯)最大的差異,就是『正義與價值』
因為價值經濟重點為『價值的正義』與『正義的價值』
『為了正義願意犧牲利益』,這就是『價值的正義』
『因為正義而感受到利益』,這就是『正義的價值』

傳統的經濟學,無法解釋下列的經濟現象:
我們為了關心種植咖啡豆的農夫不被剝削,所以願意用更高的價值購買咖啡豆(公平貿易咖啡)
我們為了擔心過度使用化學肥料或農藥破壞環境, 所以願意用更高的價格,購買看起來品質更差的商品(有機商品/更小/更醜/更貴)
我們願意捐款給不認識的他國人民,也不求任何回報(日本震災捐款)
商店可以沒有任何店員,讓客戶自行拿書付款(「BOOK ANEW」二手書店)

這是『價值經濟』的『經濟理論基礎』,跟大家探討。

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只重視『產品市場』,是從『生產毛額,經濟成長率,入超出超』來評估一個經濟體(國家)的成敗!(馬英九大部分來停留在這個階段,可以稱為蔣經國時期的經濟政策)

凱因斯的貨幣與利率理論,開始重視『要素市場』與『產品市場』的互動關係,把『四大要素市場(房地產,貨幣金融,人力,政策工具)』當成操控經濟體的手段,用『失業率,人均所得,儲蓄率,通澎率』作為衡量一個經濟體成敗的指標(馬政府的另一部分就是奉行這個經濟理論)

但是正如同 『平衡計分卡』就是為了修正傳統管理學派只用一個『財務構面(資產負債表,損益表等財務報表)』來管理企業的偏頗,加入了其他的構面(學習成長構面,流程構面,客戶構面,供應商構面)的指標,讓管理的面向平衡,避免只用『表面的管理數據』的危機(例如 宏碁蘭奇的下台,就是只用財務數據管理,忽略其他的構面,例如研發能力,員工滿意度等),

『價值經濟』的提出,也是為了修正傳統經濟學派的國家治理盲點(例如馬政府只用 經濟成長率,失業率,人均所得 等片面的經濟指標來治國),而忽略了『公平正義』不重視『社會價值』不關心『人民的生活品質/每一個家庭的生計與安全』!我們這個社會不該只是『拼命賺錢,過勞死也不在乎』,更不該是『大財團企業賺大錢,人民也能分得一些餘蔭』,尤其不可能『不知敬天畏人,以為人定勝天,恣意開發,自我感覺良好以為可以控制核能』,這就是今天馬政府無力解決台灣困境的關鍵:因為運用了落伍跟偏狹的經濟理論與政府政策方向。而『在地經濟/全球經濟』的提出,才能真正解決台灣的問題,改甚人民的生活,讓台灣人重拾信心。大家同意嗎?

傳統的經濟學派(包含凱因斯)忽略了:『價值』的產生與分配,是建築在『人的感受』之上的!無法全部『量化』,更非只是『利己』或『利他』,有時候『不為什麼』也是一種『價值』!所以『在地經濟/全球經濟』的重點是『面對人』(而非如同傳統經濟學派只是『處理物』),在傳統的經濟學派中,假設『買一隔人都是一樣的行為模式,每一個人都是理性的經濟「動物」』,忽略了『正義』的價值,與『價值創造過程或分配過程的正義』,這就是『在地經濟/全球經濟』的精髓!

由此可知:『價值經濟(在地經濟/全球經濟)』絕非『農村經濟』或『桃花源經濟』!更不是『反經濟成長』或『回歸原鄉』這麼淺的經濟政策,而是背後有一套完整嚴謹的創新的經濟學理論根據!

亞當斯密的理論,經濟的動能是『物產/產品』,運作的中心是『國家的政府』,國家是經濟的運作主體,採行『計畫經濟』(增加出口,進口原物料),造成『出超』,『賺取外匯』,國家富有,人民富足!正是『蔣經國時期的經濟政策』的正確描繪。

到了凱因斯理論,經濟的動能是『資本,金融跟貨幣(簡單的說:就是錢)』,運作的中心是『大財團/大企業』,透過資本取得技術,運用財務跟貨幣與利率,試圖『賺最多的錢』,創造『就業』,『產生儲蓄』,然後再投資產生新的動力,馬政府正是試圖執行這樣的作為。

但是到了今天,時代已經不同,個人家庭社區跟商圈,透過資訊與傳播的發達,產品生產製造與配送的創新,已經能產生極大的『經濟動能』,而這個動能不再『只是錢』而是『加入了感受,感動,感覺』,這個動能轉變成為『價值』,而且這個價值的創造與分配的過程,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價值:『正義』!這才是在地經濟/全球經濟能夠成功的原因!

我們不再唯利試圖,我們不再亂丟垃圾,我們不再任意殺害昆蟲跟小動物,我們有禮貌,我們也愛心,我們不再願意做牛做馬被人任意使喚,我們願意為了公共利益站出來採取行動!

這是過去的經濟理論完全無法處理的新時代!用舊地圖找不到新大陸,用舊思維無法創造新時代!『價值經濟(在地經濟/全球經濟)』就是台灣的新地圖,台灣的新思維!

『安心,安定,安全,安適,安平』的價值,可能超過『拼命賺大錢!』,『可以什麼都不做』的感動,可能超過『什麼都可以做』!『逛街』的意義與價值,可以『只是要逛一逛,不確定要買什麼,要吃什麼,隨性最重要』而不是到超級昂貴的餐廳正經八百的吃什麼奇珍異味或金箔珍珠!

價值:不可能每一個人都一樣!今天的經濟政策,不再把每一個人當成面目模糊的罐頭,而是試圖關注每一個人的需求與感受!如何去了解每一個不同需求,試圖去滿足這些不同的需求,從而創造新的無數需求,這才是『價值經濟(在地經濟/全球經濟)』的成功關鍵!(而不是嚮往一種想像中的烏托邦或桃花源)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