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定『公民參政法』的公民八權:『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,參閱,參聽,參審,參決』且『全面推動選舉制度改革』

何謂公民八權:『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,參閱,參聽,參審,參決』

1.選舉權:由人民來決定要任用一位政府公職人員,
2.罷免權:由人民來決定要撤換一位政府公職人員,
3.創制權:由人民直接提出法律,制度的提案、議定及頒布實施,
4.複決權:由人民決定修改或廢除某個法律(公民投票),
5.參閱權:人民得自由閱覽(非涉及國家安全機密的)政府文件,
6.參聽權:人民得自由參加政府舉辦之公聽會(且不得剝奪),
7.參審權:人民得參與法院的判決/陪審團(經訴訟雙方挑選),
8.參決權:人民得參與政府政策的決定(公民代表)。

民主不是只是『投票』而已!徹底落實『公民八權』才是真正的民主,才能實現『直接民權』,請支持制定『公民參政法』,完整賦予公民完整不可被剝奪的『公民八權』!
[李東昇的強烈呼籲]我們要直接民權! 呼籲制定『公民參政法』讓人民取得 公民八權:『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,參閱,參聽,參審,參決』且『全面推動選舉制度改革』

我們要直接民權制定『公民參政法』的公民八權:『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,參閱,參聽,參審,參決』且『全面推動選舉制度改革』
[李東昇的強烈呼籲]我們要直接民權! 呼籲制定『公民參政法』讓人民取得 公民八權:『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,參閱,參聽,參審,參決』且『全面推動選舉制度改革』

台灣的公民只有『投票權』嗎?投完票四年之內就任由政客為所欲為?!不是的!公民權還有更多,我們要完整的『直接民權』!就是因為沒有直接民權,才會讓執政的權力傲慢!看看馬英九說:『選後不需要討好選民』!就知道這種權力的傲慢跟憲政制度設計的瑕疵!
除了警察之外,每一個公民都可以在街上抓住小偷或強盜等現行犯,加以逮捕。這就是『直接民權』的一部分!
政治人物當選後,我們在一年後,認為他表現太差,我們也可以把他罷免,叫他下台!這就是『罷免權』!但是現在罷免的門檻太高,人民很難行使,這樣造成政客當選後高枕無憂,為所欲為,我們一定要加速修法降低罷免門檻,台灣人民要勇於叫政客下台!
不只是我們有『罷免權』可以叫他下台,公民還有『創制權』跟『複決權』,公民可以『直接自己制定法律,或修改法律』不需要透過『民意代表』或『民選首長』,人民還可以直接『推翻否則不合理的施政決定/作為』,這就是『直接民權』的基礎!事實上,『公民投票法』就是規範『創制複決』權力的一部分,可是當前的公投法,門檻太高,還有可笑的『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』可以『凌駕全民』,真的需要立刻修法。
我們不只是有『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』之權,我們還有『參閱,參聽,參審,參決』之權!人民有權力要求『閱覽所有公文書的權力(除涉及國家機密之外)』,人民有參與決策過程的聽證會的權力,人民有參與審判的權力,人民有參與決策的權力,這就是『參政權』!
我們需要制定『公民參政法』,確定『直接民權』的行使與規範,明確規定『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,參閱,參聽,參審,參決』等權力的行使細節,門檻不宜太高或太低,門檻太低流於混亂,容易浪費公共資源,門檻太高無法行使形同虛設,當前的許多直接民權法條都是為了保護民意代表或民選首長自己,所以故意提高門檻,以致滯礙難行,我們必須透過『修憲』將『直接民權』的所有相關法律,包括投票年齡限制,無論投票權(應該降低到18歲)或單一選區制,兩票制問題,政黨門檻,等等民主憲政的最根本問題,徹底的檢討修訂,這才是『公民運動』最基本的目標!
所以請大家支持『公民運動』,請大家支持『直接民權』,請大家支持『公民參政法』的訂定。
當然呼籲同時配合『廢除考試院跟監察院,回歸三權分立』,訂定『司法選舉法』,讓大法官跟司法院透過投票產生,這是改革當前台灣『司法制度』的重要進程。
簡單的說,中華民國憲法一百年後,已經不合時宜,雖然幾次修憲,但是仍然差距太大,相關的民主憲政制度需要全面調整,這才是台灣長治久安的基礎!台灣的公正政策的制定,公共資源的運用,社會公平正義的落實,都有待這些調整!
期盼社會個解持續關注探討,支持『公民運動』,請大家支持『直接民權』,請大家支持『公民參政法』,『司法選舉法』等民主憲政制度的修訂,這才是台灣當前迫切需要的。
[李東昇的建議]民間成立『選舉制度改革會議』,集結各方意見,持續舉辦『公聽會』,訴諸『公民運動』,讓全國的公民參與意見的表達,凝聚共識,形成『壓力團體』,迫使各政黨接受,這才能在這四年內,推動完成這些改革!
台灣正在面對空前的民主憲政危機!修改各項選舉罷免法,
例如 A. 將投票年齡降低到18歲!而且規定『星期天舉行投票』!
例如 B. 推動不在藉投票,(投票身分認證自動化/全國戶政離線)!
例如 C. 投開票全面全程錄影且線上同步播放(監看)!
例如 D. 立法通過僑居國外和中國大陸的台灣民眾,必須當年在台灣居住超過三個月以上才有投票權!
例如 E. 政權交替法,元首備位法,等政權交接跟元首失能或失格或選舉後到就職.
例如 F. 修改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中,罷免總統的門檻!
例如 G.『行政中立法』的『施行細則』,
例如 H. 政黨競選費用的限制,如何查核跟規範
例如 I.『政黨推薦候選人』賄選或貪汙的『連坐法』跟『累計法』與『罰款』跟『停權不得再推薦候選人』至於『防範賄選等』,是要借助『現在行動科技的發達』跟『徵信業者的投入』,強烈有效的打擊賄選,同時對於『自費買票』應該立刻進行修法,加以『嚴懲』(至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,不得緩刑),才有遏阻的效力!高額獎金吸引投入『抓賄選』,嚴厲的罰則增加賄選的風險,『政黨連坐法』改由『法院』判定(寫入法條),而非由中選會決定,除了連坐還要『累計』跟『連續罰/佳重罰』,才能對政黨產生壓力,不敢提名可能會賄選的候選人!
台灣的公民真的需要好好關注!
選舉制度修改具體建議,這是我們馬上需要討論跟修改的!
至於『立法委員的選舉制度』,建議下列六項改革
1.單一選區兩票制從『並聯制』改成『串聯制』
2.所有外島(金馬澎湖等)合併成一個選區
3.廢除平地跟山地原住民立委與僑外立委(改用不分區)
4.不分區立委增為57人,區域立委減為56人
5.政黨票得票門檻降為3%
6.上屆選舉未達政黨,推薦候選人參選增加連署門檻(同獨立參選人)
[李東昇的詳細說明]
1.單一選區兩票制從『並聯制』改成『串聯制』
也就是 全國的政黨票得票數,決定該政黨的立法委員應當選總數,減除區域立委的當選數後,為不分區立委的當選數。
也就是說:過去是『區域立委』跟『不分區立委』分開選舉(即『並聯制』),並不合理,票票不等值!現在改成『串聯制』,由全國人民共同投出的『政黨票數』決定該政黨在立法院的立法委員總席次!所以例如某黨政黨票得票率為46.2%,所以應該擁有國會52席立法委員,而該政黨在區域立委的得票數為20席,這樣該政黨的不分區立委當選名額為32席(20+32=52),這樣才是比較合理的制度,大家同意嗎?
2.所有外島(金馬澎湖等)合併成一個選區,金門馬祖澎湖等選區人口過少,幾千票就能當選一名立委,本島則需要五萬到十萬票才能當選一席立委,非常不合理!所以,把所有外島合併成一個選舉區,只選出一席區域立委,才是合理的,大家同意嗎?
3.廢除平地跟山地原住民立委與僑外立委(改用不分區),如果原住民需要被獨立區分出來山地原住民或平地原住民來投票,那麼客家人或閩南人是不是也要被單獨出來?!我認為這種設計本質上是歧視原住民!原住民跟少數族群的保障,應該透過政黨票的不分區立委來達成!這樣才是真正的公平合理!
至於原住民的自治問題,才是真正的解決方案!大家同意嗎?
4.不分區立委增為57人,區域立委減為56人,因為採用串聯制,所以,不分區立委的總數必須剛好多區域立委一席!
5.政黨票得票門檻降為3%,政黨票才是小黨真正需要爭取的選票,因為單一選區制度,小黨很難爭取區域立委,所以,小倒是要把全國的支持者加起來算才公平!而且是用『政黨票得票率直接決定立法委員人數』,例如小黨政黨票得票率為10%,那麼該政黨的立法委員總數應為:11席!(過去方法,該黨只會得到3席立委!),而且過去5%的得票門檻太高並不合理,應該降低為3%即為有效!
6.上屆選舉未達政黨,推薦候選人參選增加連署門檻(同獨立參選人),至於隨隨便便搞一個政黨就可以推出立委候選人,完全是浪費紙張跟浪費國家資源!所以一個政黨如果過去沒有超越最低的政黨門檻(即政黨票得票率高於3%),或之前沒有參選過,那麼本次選舉要想推出候選人,同樣需要跨過連署門檻才合理,否則隨便組一個政黨就能推出候選人很不合理(宋楚瑜連署的這麼辛苦,但是大安區卻有十幾個黨都能推出候選人),還能隨選進行政治募款,選票印成兩三倍都被不知名的小黨霸佔版面,非常不合理。
以上是對於選舉制度的改革建議,提出跟大家討論,選舉過後,我們才提出檢討,避免讓人家以為是要在選前改變選舉規則,我們是有格調有水準的公民,不是那種為了選舉可以任意扭曲選舉制度的政黨!也希望大家理性討論,不要只為了一黨一人之私,請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的共同福祉與永續發展為考慮,好嗎?!拜託不要扯到任何藍綠或選舉算計,謝謝,歡迎大家一起來討論跟思考!
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