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應對可能發生的各種狀況,很多矽谷科技公司提出了 「統一基本收入」 的想法:由國家向所有公民發放可以滿足最低生活標準的工資。納德拉表示,「我很歡迎這個想法」。而 Benioff 和 Infosys CEO Vishal Sikka 本週也聲援這個想法。「從美國排名前十或前五十的科技公司所擁有的資金中拿出一少部分,便可在大幅度地解決基本的收入問題。」 他說。

▲比爾蓋茲參與 2017 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,REUTERS/Ruben Sprich

在今年的 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 上,各行各業的領導者越來越擔心人工智慧技術給就業帶來的負面影響,而科技領袖們也紛紛藉此機會表達自己的觀點,緩解外界擔憂。

矽谷開始擔心,機器人技術的重大進步可能與美國新總統 唐納 · 川普Donald Trump)所秉承的擴大勞動政策形成衝突。

人工智慧一直以來都令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與會者頗為著迷。但在今年的這場全球聚會上,人工智慧的討論重點卻不再以商業利益和效率提升為主,而是開始擔心人類利用這項技術不當所產生的種種後果。

在川普勝選和 英國脫歐 引發廣泛震驚後,矽谷高層們紛紛透過達沃斯將表達更多責任感和同情心,以免像銀行家一樣在金融危機之後廣受責難。

IBM CEO Ginni Rometty 表示,當今最重要的話題在於,科技正在創造不平等,導致財富向少數人集中。她還同時闡述了自己為人工智慧時代制定的道德準則,也就是所謂的 「認知時代法則」。

Salesforce.com CEO Marc Benioff 也警告,人工智慧可能創造一些 「數位難民」。「我認為我們當今的焦慮程度達到了最高點,因為我們發現人工智慧的進步超出自己的預期。」 他說,「它的進步和能力引人擔憂,我們都在擔心它會如何影響每個人的生活,影響世界各地的各種勞動者 …… 未來的發展尚未形成清晰的道路。」

2016 年,有很多政治人物將失業歸咎於全球化和自動化。正因如此,現在矽谷高層紛紛趕在問題大規模湧現之前提出潛在解決方案。

微軟 CEO  薩蒂亞 · 納德拉(Satya Nadella)在麥肯錫主辦的一場達沃斯研討會上表示,「去年的最大教訓」 是:一定要避免受影響的勞動者受到政治家的煽動,導致科技公司成為眾矢之的。「如果我們的處理不當,就會陷入惡性循環。」 他說。

IBM 和微軟 CEO 都闡述了相同的觀點:人工智慧只會為勞動者帶來協助,不會取代人類,人們可以利用科技手段自動處理數據密集型任務,同時還能保住自己的工作。

隨著就業和平等成為重要的政治議題,「科技公司也必須著眼於他們如何提供幫助(例如改進教育系統),或者如何被視作職場變革的危害因素。」 微軟共同創辦人、慈善家比爾 · 蓋茲(Bill Gates)接受採訪時說。

一位經常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科技公司高層表示,去年,達沃斯與會者似乎不太擔心自動化和就業市場受到的衝擊。但如今,「世界已經變了」,矽谷領導者在探討人工智慧技術時也改變了措辭,不再單純討論機器人,還涉及到人類受到的真實影響。

「即便是最樂觀的人,也沒有預料到人工智慧能以這麼快的速度發展。」 創新工場創辦人、 Google 和微軟中國前主管李開復說,「可以在 10 秒鐘內思考完的所有事情很快都能由人工智慧或其他演算法來承擔。」

事實上,自動化和人工智慧的發展可能導致數以百萬的工作崗位消失,但企業卻會因此獲得巨額利潤。而關於這些利潤如何分配的問題也變得越發緊迫。

「人工智慧技術創造的利潤是否會被少數人攫取?還是會創造更加包容的增長方式?這是一場非常嚴峻的挑戰。」 納德拉說,「考慮到目前的政治環境,我們所有人考慮的頭等大事顯然是:如果人工智慧可以提升利潤,究竟應該如何分配這些利潤?」

正如上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工人運動和福利國家,「我們也應該思考人工智慧革命所產生的影響。」 他說。隨著人工智慧技術的進步,人們越來越擔心,有可能被取代的不只是技能較低的職業,連白領工作也不能倖免。

為了應對可能發生的各種狀況,很多矽谷科技公司提出了 統一基本收入 的想法:由國家向所有公民發放可以滿足最低生活標準的工資。納德拉表示,「我很歡迎這個想法」。而 Benioff 和 Infosys CEO Vishal Sikka 本週也聲援這個想法。「從美國排名前十或前五十的科技公司所擁有的資金中拿出一少部分,便可在大幅度地解決基本的收入問題。」 他說。

在外界擔心其影響力逐步擴大的同時,一些大型科技公司也在歐洲陷入避稅官司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上述想法也會得到很多政治家的認同。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共同創辦人上週四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,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克勞斯 · 史瓦布( Klaus Schwab)說過,「某重要國家」 的總理曾經在午餐時對他說: 「當今世界剩下三、四股力量 ——一個是美國,一個是中國,還有一個是 Alphabet。」